「探索未知世界」第三集中介紹榮總精神科醫師洪成志,從中研院基因突變鼠實驗室的三千隻老鼠中篩選「憂鬱鼠」,希望進一步解答人類憂鬱症之謎。不僅這研究計畫本身引人入勝;背後,也有不為人知的創意發想。礙於電視節目長度,特於網站上摘錄洪醫師的一篇得獎感言,來與大家分享他「鼠」對「鼠」狂想的心路歷程。

第三集 「鼠」對「鼠」的狂想

 文◎洪成志 (台北榮總 2004年醫療技術創新獎得獎感言)

(圖1)

(圖2)

(圖3)

(圖4)

(圖5)

(圖6)

當我向別人說「我用老鼠研究憂鬱症的病理」時,很多人都會顯現半信半疑卻又充滿好奇的神情,接著問道:「老鼠會憂鬱嗎?」,「你怎麼知道老鼠有沒有憂鬱?」我想讓老鼠替我回答這個問題,但是老鼠不會說話。

我曾幻想基因改造的老鼠會說話,並且為此作了兩幅畫。鉛筆畫裡的老鼠利用實驗者接電話的時候掙脫束縛,偷走桌上的基因修正液(圖1),再跑到油畫的基因樹上嬉戲。牠們將基因修正液倒入黃色的細胞核,改造自己的基因,牠們不僅變得聰明,而且會說話。八隻突變鼠在基因樹上奔跑,齊聲嘲笑:「洪大夫,你能找到我們的突變基因嗎?」(圖2)

這個得獎的作品或許與這個幻想有關。
我想利用小鼠來研究憂鬱症的病理,但是精神科會談的技巧卻派不上用場。在現實的世界裡,要探究會說話的人尚且不易,何以知鼠?鼠能思考?鼠有情緒乎?我只能藉助旁敲側擊,類比推演的動物模式來進行研究。(圖3)

「強迫游泳試驗」的憂鬱症動物模式,就是類比模式的一種。這是Porsolt在1978年提出的方法,它透過老鼠在水中掙扎的狀況,來判斷老鼠的鬥志,在這六分鐘內老鼠的靜止不動被解釋成絕望的時間。這個方法操作雖簡單,但為避免對老鼠是否「靜止不動」判定誤差過大,常得把實驗過程錄影下來,讓評估者一起討論,但這樣會耗費更多人力與時間。我無法將臨床工作之餘的有限時間,全都拿來評估老鼠游泳。我知道西班牙De Oablo等人在1989年利用電磁場偵測水流動狀態原理,設計自動化的「強迫游泳測驗」,但價格昂貴,不可能購買,因此我開始思考自行解決之道。(圖4)

要利用既懂鼠語又通人話的老鼠來了解老鼠的心情,只是ㄧ種幻想,那有沒有可能找到一隻會看老鼠游泳又懂電腦的老鼠,來幫我做「強迫游泳試驗」?在為另一幅「電子鼠征服人類」的畫作培養情緒時,我開始認真執行「鼠對鼠的狂想」,我所狂想的「鼠」是「滑鼠」。在Lab meeting時我說老鼠掙扎會引起水的波動,蔡世仁主任提出浮標來感應水波的點子,於使我想辦法讓擺動的浮標牽動滑鼠墊,使滑鼠的指標在電腦螢幕上下振動。指標震動程度代表水波的振幅與老鼠掙扎的力道。指標震動的軌跡被記錄下來,就好像「滑鼠」把「真鼠」在水中掙扎的過程以數位訊號記錄下來。(圖5)

為了解滑鼠、控制滑鼠,我解剖無數隻滑鼠;為了提升浮標敏感度,我變成釣具用品店常客,買了各式各樣的浮標與鉛錘,還經常請教精神部釣魚高手王鳳文;為減輕滑鼠墊的重量與摩擦力,我剪破好幾種墊板、撲克牌、投影片、檔案夾,甚至貴賓卡;為不讓老鼠直接碰觸浮標,我在玻璃、壓克力、厚紙板、鋼片、木板、塑膠管等各種隔板上絞盡腦汁;為了與張逸昕合作寫出追蹤指標軌跡與自動運算實驗結果的程式,我研讀好幾本電腦語言書,嘗試自己撰寫程式。在那期間,我的書桌與實驗桌,盡是剪刀、刀片、膠帶、膠水、殘缺的撲克牌、斷頭的浮標、肢解的滑鼠、扭曲的壓克力、破碎的玻璃…。經過三個多月不斷地調整與修改,終於可以將浮標的浮動轉換成數位的位移,並讓電腦自動運算數位訊號(圖6),讓我能輕鬆地執行「強迫游泳試驗」實驗。

(企劃按:這套創意的「鼠對鼠的狂想」,也已取得台灣與美國的專利,是洪醫師憂鬱基因鼠研究中的意外收獲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