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不是白紙黑字記載的編年流水帳,歷史,是人類活動的真實樣貌。中研院史語所的珍藏歷史文物數位典藏計畫,藉由數位科技,能讓保存在不見天日倉庫裡的各種文化遺跡,重新在網路平台上還原消逝過去。歷史數位典藏,像是零與一符碼打造的任意門,帶領人們跨越時空藩籬,穿梭在古今歷史的圖畫裡。

甲骨文,信史的開端

民國十七年到廿八年間,中研院歷史語言所在安陽殷墟,歷經十三次挖掘出一萬七千多片的甲骨,這批世界館藏最豐富的甲骨,是中國最早有系統的文字。由於搬遷造成甲骨破碎。從前,學者得拿著放大鏡去綴合、研究甲骨文;但數位化以後,便能在電腦上放大瀏覽,並結合其他數位拓片、史料,提供研究者極大的便利。

珍藏歷史文物數位化

早在1980年代,中研院歷史語言所便以王安電腦系統,進行珍藏書籍數位化。2002年開始,史語所計畫將所內考古發掘的文物、拓片和古文書、傅斯年圖書館館藏善本古籍、少數民族學及內閣大庫的明清檔案,約六十萬件館藏文物,在網路平台建立一個虛擬圖書資料庫。

印刷發明前的書寫介面

自古以來,人們便以天然質材作書寫介面。時間,是這介面的隱形殺手,像久埋地底的漢簡,墨跡被沙磨損,會無法識讀。但藉由現代紅外線影像處理器,能夠讓隱藏兩千年的墨跡,在電腦上重新顯像。 早在唐代,印刷未發明前,人們就以拓片,將物件上的文字或花紋,製作副本,大家都有機會透過這種古人的手工黑白影印來傳遞知識。

善本書籍的數位化

當印刷術和紙張結合,知識便開始大量流通。但紙張脆弱,不易保存,所以在善本書籍數位化前,書籍醫生會針對書況進行診斷治療,透過修補、乾裱、濕裱或重新線裝來強化。由於古籍多採線裝方式,在進行數位掃描時,書背容易隆起,中研院史語所設計” 古籍掃描平台”,以上下左右移動的平版,解決書背水平問題,將書籍損害,降到最低。

歷史數位典藏的過去與未來

類比微膠捲時代,在35厘米寬,30公尺長的膠捲上,能裝下600個新聞版面。數位初期5½吋雙面光磁碟,可放進一萬五千張A4大小的資料。到2005年,5½吋DVD光碟,能存下4小時電影。存取介面翻新,使得數位典藏方式得不斷備份、轉檔與更新,但對於側重珍藏的歷史文物,數位化,能讓珍貴史料在冰冷庫房中釋放出來,在網路上建立一座虛擬博物館。

探索者

中研院史語所 研究員兼所長 王汎森 博士
中研院史語所 研究員 李宗焜 博士
中研院史語所 研究員兼傅圖主任 陳國棟博士
中研院史語所 研究員 邢義田 博士
中研院史語所 研究員 劉益昌 博士
中研院史語所 助研究員 李永迪 博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