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甲骨館藏,最早有系統的殷商甲骨文,也確立中國信史的開端。
甲骨挖掘出土後,經歷戰亂搬遷,到台灣已成了千萬個碎片,現在能解讀其中近千個甲骨文,是許多學者共同的努力。

早期中研院考古學者,也在中國西南進行少數民族田野調查,納西族的東巴經是極具研究價值的少數民族文書。
中央研究院歷史文物陳列館,藏有歷史語言所數十年考古挖掘、收藏的珍貴歷史文物。
竹簡、木簡是漢朝人書寫的工具,在中國居延出土的漢簡,距今約有2000年左右,有些竹簡上的文字,已經很難辨識。
日本學者大庭修,以紅外線技術讓看不清楚字跡的和簡,顯現出來。中研院的漢簡學者,也引進同樣技術來研究。
一方魏正史三字石經殘石,用墨包沾墨,一層一層慢慢地把墨拍打在紙上,就能製作一個黑白副本─拓片。

紙張容易破損、發霉、遭蟲蛀…因此,古籍善本的數位化,得先讓書籍醫生來診斷書本健康狀況,進行各種修補。
破損嚴重的書籍,要視情況進行乾裱或濕裱,然後上牆晾乾。這樣強化紙張後,再重新'裝訂成一本"新"的古書。
中研院史語所開發「古籍掃描平台」,以兩片可以左右上下的平台,避免古籍掃描時書背隆起的問題。
在數位科技未普及前,微縮膠卷是大量資料儲存的最佳方法,35厘米寬,30公尺長的膠卷,能裝下600個新聞版面。
數位科技發展初期,雙面光磁碟,能用來儲存大量資料,但早期數位儲存的格式,現在幾乎沒有機器能讀取。
數位化,能夠讓存放在博物館玻璃櫃中的各類歷史珍藏文化,有機會釋放出來,在網路介面上與更多人交流。